旅行的旋律-滇北D9:泸沽湖:落水村
发布时间:2014-07-03 00:00:00 作者:bobofly1980 来源:携程旅行

2006 年2月10日

出发的时候,依旧是披星戴月。想起多年前有段时间,每晚都重复做着在黑暗里行进的梦。在那些梦中,我是在夜里到达,所以心中总是焦急,怕到了目的地人生地不熟的看不到路找不到地方住。但现在却是不同了,我在黑暗中出发,心中虽也紧张,但却精神抖擞,充满了期待。

丽江的班车很准时,仅提前15分钟进站给乘客上车。我早早的坐了3-8路来到车站,吃了笼比汤圆还小的包子,就正赶上了上车的时间。说说这3-8路,今儿个终于明白了,原来就是招手停,市内短途都跑,跟TAXI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在同一线路上司机可以随便上客,2元起价,倒也方便。

上了去泸沽湖的中巴班车我才发现,我昨晚6点买的今早第一班车,居然还买到了头号座位,敢情大多人都是现到现买票的。我倒从没坐过长途汽车的1号座位,现在才发现它的好处,长脚一伸,想直着弯着摆都可以。可惜乐极生悲,我正舒服的睡得迷糊,车子一个急转弯,就把我撂到了地上。彻底醒了,不好意思的笑笑爬起来。坐我旁边的是个住永宁的中年妇女,平均每小时呕吐5次,有几次她突然捂住嘴,去开窗子,却怎么也打不开,把我也急得想帮她把窗子踹烂,免得她吐在了车里。不幸的是,3个半小时到宁蒗后,还得坐2个多小时车去泸沽湖,她竟又和我坐了一班车。那是私人的小面的,她就把窗子都打开,冷得我一路上直哆嗦,人也憔悴了。

这小面的收费20元一人,不管你去泸沽湖还是永宁(永宁还要再往前20公里),对本地人和游客一样的价格。为了给我逃票,司机让我坐后排的角落中,又上了5个本地人坐前面。在到泸沽湖还有45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个收费站,要买进泸沽湖的门票环境保护费还有保险什么的,共81元。快到那关口的时候,司机让我把帽子摘下来,然后学当地女人那样,将毛巾(我用围巾代替了)围在脑后,在鼻子下打个结,就此蒙混过关。我时候付了那司机一半的门票钱,40,作为带进来的费用。其实着门票钱也是交得极冤的,也不知道哪个黑政府想出来的,怎么就不见人家瑞士把日内瓦湖整个围起来收费呀。在车上听他们交谈,据说刚开始实行收费的时候,连一些住云南四川边界的人从这通过泸沽湖回老家,也要被敲一笔,为此闹了不少事。

当车子绕过一个山弯,一个极大的湖出现在眼前时,我不禁为这深山深处有这样大一个湖而惊叹,远看湖水的颜色只是普通的蓝绿,风景也瞧不真切。司机将我在落水村的路边放下,我自己走路去湖边。这路上十分冷清,穿摩梭服饰的人也几乎没有。直到到了湖边的码头,才见到那些划船的生意人,都穿上了民族服饰,等着来客。一艘猪槽船可以坐8-10人,所以当我一个人单身走近时,竟无人上来拉我去坐船。也好,免烦,我先找旅馆。

由于这里的污水系统还未发展好,所以临湖的住宿都没有标间,只有20元的无洗手间的普间。但我问到的一家旅馆的人很热心的告诉我,整个泸沽湖只有一家叫戈瓦古屋园的旅馆才有临湖的标间。沿着湖找到那旅馆,院子里坐了个七八十的老太太,听不懂我说什么,后来又来个四五十的大婶,也不跟我搭理,径自往屋内叫着,才终于出来一个穿着现代服饰的二十左右的漂亮姑娘。由于整个泸沽湖仅此一家,所以她很牛的不跟我讲价,就是70元一间。房间还算干净,景致也可以,我打算先住一晚看看。我对着旅馆却无甚好感,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到此见到的这家的三个人完全没有笑容,连招呼也不跟人打的,一副你爱住不住的样子。

从旅馆出来,我突然不知道要干些什么,重又读了旅行资料和地图,发现无非是乘船游湖参观小岛,骑马和参观民俗博物馆而已。这落水村是傍着湖畔建的小村子,就只有沿湖一条街,街上也全是商店。而那湖,除了水中浮着些野鸭鸳鸯,湖面飞了些海鸥外,却实在没有什么特色能吸引我的视线的了。我突然对这里嫉妒失望,原打算在这边住两夜,现在,我却想明天一早就离开这个地方。

(上集完,俺吃午饭去了。下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哈哈!)

在码头上有个旅客咨询处,立了块木牌却无人招呼。我正研究那木牌上写的种种泸沽湖的旅行线路,就看见几辆旅游大巴开了过来,陆续的下了几车的游客,直接就上船,往湖心岛上去了。我瞅准一个导游模样的人,过去问能否跟他们的船过去,我一个人实在没有船愿意载,除非我出包船的价格。导游倒爽快,让我找码头上的人原价购了票(25),就跟了他们的船上岛了。 里务比岛又叫鸟岛,面积很小的一座山丘,岛顶有一座藏传佛教的庙(其实每座岛上都有这么一个庙)。在岛上逗留的时间是20分钟。我趁那团人还在互相等齐人的时候,快步走上最高处,庙外看看,懒得脱帽没进去,然后就下到岛的侧面湖边去了。那里长了片极漂亮的金色芦苇,刚刚坐船上岛时看到这个地方,也不是景点,没有游客会来这边。我一个人快乐的在芦苇丛中狂拍乱照,在半入了湖中的大石头上穿来跳去,自成一番天地。 在这岛上看泸沽湖,就突然发现了这湖的美丽。那粼粼的微波让整个湖面都在从不同的角度反射着雾般的光芒,几只长长的木舟破浪而来,在湖面上划出了好看的箭头般的纹路。木舟的四围满是漫天飞舞海鸥,就象在为船护航一般。好一个“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若是渊明在此,或许也会在采菊秋篱下的生活细细取舍一番的吧。 站在芦苇丛中,远离了游客的喧闹,看这湖面变换,小舟翩翩,海鸥飞舞,我突然觉得不虚此行了。于是决定,按原计划在泸沽湖多留一两天,到湖的其他地方去走走看看。 只是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我来到老唐的酒吧中,上网找徒步的详情。这酒吧倒是个不错的消磨时间的地方。老唐本人却也做些酒店里招待的活,但人也比较冷漠,一整夜都在和着酒吧中的音乐,拍打着并不十分合拍的鼓,似乎即使到了泸沽湖这地方,也不能稍解心中的无聊和无力。 民俗园是个坐摩梭人家访的地方,可以参观他们的房子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而解说员就是这家的几个家庭成员,我庆幸我这一组的解说员是这家的漂亮女儿,而不是人老珠黄的阿妈。门票是5元,我依然是跟了另一个团体进去的。 先参观了祖母房,祖母房是摩梭四合院的主屋。正中是一个火炉,男女两边分开坐,老祖母和大阿舅坐上面,年纪最小的坐最外面。房正中两根柱子,是同一棵树的树干,叫男柱和女柱,当家里的男女成年的时候,就要分别在这柱子上行成年礼。 屋里还有一只木乃伊猪,请原谅我如此称呼它。起初我看不出是什么,已经被熏得黑黑的了,据说是5年前做的,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后填上草药,可以放许久。其作用,我见它表面齐整,以为是做切菜板用,后来才知道那也是粮食。 之后参观他们家的佛堂,也是属于藏传佛教,佛堂旁还有个小房子,里面有个喇嘛大师在念经,我们要双手合十的进去听两分钟。解说员说,若是有佛缘的,那大师会送你开过九道光的吉祥法器。我在心中说:“不要钱的那才叫送啊......”。但也好奇,跟了进去,当所有的人都合十跪拜,我也不好鹤立鸡群的站着,也跪下拜了一拜,随即站起身来。其他的人到都十分虔诚,誓要跪足两分钟,就是没人起来。我只得站在屋子后头,越过一众善男信女的头顶打量这小房间、佛像、供品,又看看那所谓的大师。其实那是个极为年轻的小和尚,并看不出怎么的德高望重或者有所法力的样子。他口中念念有词,一双眼睛却骨碌碌的打量着屋里的人们,自然少不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看我这个唯一站着的人。 2分钟经念完后,他象是随手从法案上拿了些东西,送到屋里大概1/2的人手中,那些就是所谓的开光法器了吧。奇怪的是我居然也有一个,劣质的小红布包里有一个据说是观音但是不太象的小玉佛。解说员此时大声说,没拿到法器的参观已经结束了可以离开,拿到了的,跟我来旁边的房间里,我教你们怎么佩带。 我想,该是要开始宰人了吧。反正我也没打算给钱,就跟进去看看她怎么宰。 只见那侧屋里正前依然是几尊佛像,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木箱,写个“缘”字。待我们这些“有佛缘”得了法器的人进了屋子,那房门就关上了,还有另一人在门边守着。我想也罢,就放个5块钱就好了。 可是....... (俺先去喝口水,且听下回分解) 解说的美女先一一告诉我们我们所拿到的是什么宝物。其中最高级的是唐卡。其实那唐卡是烫印的,并不是手绣的,估计在商业街二三十元就能买到。但这个不同,这可是经大师开了九道光的法器啊!是看你有佛缘才给你的呀!别人肯花钱还买不到呢!所以,拿到唐卡的有缘人,请至少捐助399元,而其他的金色卡片和小玉佛,则是99元起价。多乎哉?不多矣。给你拿来点长寿灯啊、跟佛结个善缘啊、或拿去捐助本地失学儿童等等,功效多多啊,实乃居家必备出门旅行之良物啊!! 她一再强调“不强求”,然后煞有其事的拿出两本黄色的簿子,给大家写下姓名和所捐数目,并指导着要用左手将钱投入箱子里去。 我打算跟一对已经交了400员的夫妇出去,怎知守卫森严,不但我不能出去,连给了钱的也不能出,说是大家全给完了才一起出去。可能怕门一打开,就阻挡不住往外的人流了吧。最后只有我和另一个大姐没有捐,解说员说:“佛不强求,你们不信的话,就把法器留下来。”我觉得这真是荒唐了。不是说因为我们有佛缘才得到的这东西么?怎么不交钱就要收回去了?难道没钱的人就不配跟佛结缘么?佛要钱何用?佛要金身何用?!! 我毫不迟疑的把那小玉佛还了回去。门打开,阳光晒进来。门外还有一班人兴高采烈的人们宝贝似的拿着法器在等着听怎么佩带的解说。
晚上7:30有篝火晚会,在很偏僻的民俗博物馆举行。我拿了下午坐船的船票去,原价35元的门票则可以优惠到10元。门口查票的摩梭帅哥逗我玩,故意刁难不让我进,被另外一个老摩梭人严厉的批评了一顿,我才拿回了自己的票入场。 场中央的篝火并不十分旺盛,但摩梭族的帅哥美女们却围了一圈跳得十分起劲。场中央有一人在吹着笛子,随着笛子旋律的变化,跳舞的人也不断的变换着舞步,据说这舞步有70多种。之后是合影,观众加入进来跳,最后是对歌。说是对歌,其实就是大家一起唱些耳熟能详的歌曲。我看到这里也失了兴趣,在里面逛了一下,除了商店,其他的还要另外收费。 出来回到老唐的酒吧,吃了晚饭,看书,写笔记和上网。这里的确是个很舒服的地方,炭火烧得屋子里很暖和,灯光柔和,班德瑞的音乐也恰倒好处。我选了本刘庸的书慢慢看。 在来这的路上我巧遇了一起去香格里拉的范姐和王哥,他们错过了篝火晚会,站在漆黑的岸边不知要去何处。一打听,原来他们正好住在我隔壁,还真是有缘。他们一起来的人多,所以酒店给他们打了折,只要50元一间房子。我打算明天跟酒店的人商量一下,给我也降降价,我就在那住两晚。 摩梭人的走婚习俗,我想即使是没有来过的人也会有一定的了解。男不婚女不嫁,其实也是变相的多夫多妻制度。所有人都住在母亲家里,白天经营亲情,晚上经营爱情。孩子由母亲家所有的人一起养大。却也不是放浪随便的,所有的走婚都建立在男女双方你情我愿的基础上。这样以来,各种世俗的约束也就几乎不存在了,有的只是美好的爱情,不被生活和时间拖累的爱情。爱情来了便有,走了则无,好分好合。 我不禁想,多么睿智的一个民族,居然能在那么久远以前就能看通透,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爱情。 我不禁羡慕起在这里生活的人来,若没有了婚姻的束缚,我现在该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吧。忘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规矩是黄帝还是炎帝定下的了,反正,就是恨得牙痒痒。 ”有个地方 风在流浪 花在开放 云在歌唱……
你可听过 你可来过 那弯月亮 挂在天上……
我会永远 留在这里 等着你来 不再离去……
你已听过 你已来过 那朵雪莲 开在心里…… 梦的眼泪 谁会知道 只有悄悄 为你祈祷……
等着你…… 想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