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产业振兴中这个问题极为致命!不可忽略掉!
发布时间:2021-07-08 16:00:00 作者:农谷商学院 来源:行业观察者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的中包含了20个字五个方面的总要求,即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其中最受关注,最被农业人熟知,也是最为基础的,是放在第一个位置的“产业兴旺”。这是毋庸置疑的,有了振兴的产业,才有乡村的经济来源,才能加快乡村振兴的实现。

但是,我们不能忽略的是,乡村振兴的五个总要求,是同等重要的,最终是都要完成的,否则就不是真正的乡村振兴。其中,放在最后面的“生活富裕”也是最为根本的。可以先从其他四个方面着手,但最终必须让农民的生活富裕起来,才是真正实现了乡村振兴。

乡村产业振兴中存在的问题

但是在现实中,在当下的不少乡村中,会有一个现象出现,那便是产业越升级,农民的参与度却越低了。

一方面主要体现在产业的规模化、机械化等会导致用工数量减少,散户竞争优势下降,进而使得一部分农民失去了参与产业、从中获益的机会。

西南地区一个水果种植基地,以往采摘期需要聘用近百人进行水果分选,而自去年引进选果设备后,不到10个人就能完成选果工作;在一些养殖合作社,因为机械化替代人工,全年用工减少数百人次……

还有一些扶贫项目,也会暗藏一些隐忧。在东北某县,当地通过企业、合作社、农户三方合作的形式发展肉鸡养殖产业。村干部和村民有一些担心:企业产业链完备、发展模式固定后,不跟我们合作了咋办?一些基层干部表示,不少扶贫产业由企业运营、管理,只是给村里和合作社分红,独立性很强,如果雇工持续减少,这些产业和脱贫村的联系会进一步弱化,企业或者投资者还可以赎回原来扶贫资金的股份。“如果出现这种状况,比较令人担忧。”一名基层干部说。

另外一方面,现实是很残酷的。如果农民跟不上产业升级的步伐,也是会被淘汰的。目前来看,农民参与乡村产业升级主要面临两方面难题。一是乡村地区留守劳动力多数年龄偏大、素质偏低。在中部地区的一个脱贫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告诉记者,村里前些年开办了一个筷子加工厂,但在村里聘请的工人缺乏职业意识,上班经常迟到早退,甚至无故旷工,日常一共就是10个人,却经常出现两三个人同时不能到岗的情况。二是产业升级后参与门槛提高,而农民普遍缺乏资金,且融资困难。以奶牛产业为例,因为牛犊价格上涨,不少散户退出后便没了融入产业链的本钱,即使可以贷款,许多人也无力承担风险。

面对这些问题,乡村产业发展的难题到底怎么破?

解决方法和对策

在乡村振兴过程中,乡村产业升级是十分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不能因为害怕产业越升级农民的参与度越低而不进行产业升级。我们需要积极积极应对挑战,缓解升级阵痛。

一方面,要通过针对性培训等手段,提升村民的职业素养和技能水平。云南会泽云露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吕国伟认为,在提升劳动技能方面,要改变简单粗放的培训方式,对培训后稳定就业的群众,采取精准奖补等方式,推动其劳动力技能水平的持续提升。

另一方面,在产业升级过程中,要尽量保留和发掘一些便于散户参与的环节或岗位。云南省凤庆县雪山镇新联村第一书记海往认为,在乡村产业机械化、智能化发展过程中,可以深挖农户参与有比较优势的产业链,增加就业岗位。

农学谷推出的水果玉米订单项目,虽然是与种田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涉农企业等主体进行合作,推广水果玉米种植项目,但是在产业链的采收、包装或初加工环节,可以为农民提供就业岗位,增加农民的收入。

还有一方面,在整村开发运营过程中,积极引导带动农民发展产业,而不是完全脱离农民,亦或者是与农民相互竞争、抢饭碗。

在山东淄博的中郝峪村,最开始时,村长赵东强提出,想要利用村子的好山好水和古村落发展农家乐,但是村民都不赞同他的想法。村长只好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村民集资1万元开起了农家乐。看到挣钱之后,其他村民也开始纷纷跟进,但随着数量越来越多,供过于求,开始互相压价竞争客源,这样的恶性竞争在国内很常见,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农家乐开始走下坡路。

不过村长的儿子赵胜建改变了这种模式。大学毕业后的赵胜建回村创业,决定改变这种模式,他提出村民集体入股成立公司,合作发展。该模式是村委会以公司名义把全村农家乐、土地和房子等资源按照市场评估价折股量化,让全村的农家乐实行统一管理、统一分配、统一定价,所有的一切全都由公司安排。这样的模式让全村无论老少都成为了股民,能够享受分红,人均收入从十年前的1960元变成了现在的3万多元。并且还吸引了27个大学生,服务人员是统一着装的年轻人,这与很多农家乐很难吸引新鲜血液形成鲜明对比。

这样,就能带动农民的发展,而不是完全脱离农民,亦或者是与农民相互竞争、抢饭碗。

其实解决产业升级导致农民参与度低的问题,方式方法还是有很多的,需要我们在实际运营管理中,开发合理的发展模式,制定科学的管理机制,多方共同发力,从而逐步实现产业振兴与乡村振兴。